產品展示
  • 武器效能評估系統
  • 體系建模系統軟件SpecialModeler
  • 部隊營區人員綜合信息化管理系統
  • 軍隊體能訓練考核管理系統
  • 模擬訓練系統一體化支撐平臺
聯系方式

郵箱:service@humrain.com

電話:010-52462638

傳真:010-52462638

軍隊軟件開發

一體化聯合指揮系統

2018-08-08 10:47      點擊:
指揮系統是由指揮主體、指揮對象以及指揮手段等要素按照一定的結構組成的具有組織指揮功能的有機整體。
信息化條件下作戰形式由協同性聯合作戰向一體化聯合作戰轉變,使得指揮系統的組成要素、整體功能和組織結構表現出諸多新特點、新要求和新形式。
一、一體化聯合作戰指揮系統組成要素的新特點要素是系統組成的基礎。
指揮系統的組成要素主要包括:指揮主體、指揮對象和指揮手段。一體化聯合作戰指揮區別于其他作戰指揮活動的鮮明特征,首先體現在指揮要素的變化上。
1、高度聯合的指揮主體
一體化聯合作戰指揮主體,是由諸軍兵種人員共同參與組成的聯合作戰指揮機構。
這種聯合指揮機構建立在軍種重新定位和軍兵種轉型的基礎上,是著眼新的作戰需求和新的作戰樣式而進行的重組。隨著信息技術在軍事領域滲透的不斷深入,戰場作戰力量的構成和使用與以往相比發生了根本性變化。任何作戰行動,包括戰術級別的小型戰斗都不再是單一軍種或作戰實體的各自為戰,
而是由主軍兵種構成的相互關聯,相互依賴的高度一體化的作戰系統來完成。傳統的單一軍兵種指揮機構,已經不能適應一體化聯合作戰指揮的需要。一體化聯合指揮機構打 破了傳統指揮機構的軍兵種分割模式,能夠對各軍兵種作戰實體實施有效的集中統一指揮,使之在統一的作戰意圖下緊密聯合、密切協同,協調一致地行動。

2、模塊化的指揮對象

一體化聯合作戰指揮對象,是模塊化編成的聯合作戰部隊。這種按能力編組、按需要聯合的聯合作戰力量,是集預警探測、情報偵察、導航定位、立體機動、火力打擊、指揮控制、戰場管理等能力于一體的新型集成化部隊。編組模塊化是一體化聯合作戰部隊顯著的特點。
在傳統作戰模式下,作戰環境比較穩定,作戰任務相對單一和固定,部隊任務轉換較少,因此作戰部隊的編組也比較穩定。信息化條件下的聯合作戰,戰場態勢瞬息萬變,部隊的作戰任務復雜,轉換頻繁。固定的部隊編組模式已經不能適應一體化聯合作戰的需要。只有根據不同作 戰任務的需要對作戰單元進行動態重組,按照各個單元的作戰能力和特點,采取模塊化的編組模式,實現物理結構上的“可拼裝化”、“可裁減化”,才能很好地適應一體化聯合作戰的要求。

3、一體化的指揮手段

一體化聯合作戰指揮手段,是網絡化、智能化的一體化指揮信息系統。在信息力就是戰斗力的一體化聯合作戰中,信息手段的優劣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戰場信息權的得失。網絡化的信息傳輸與智能化的輔助決策已經成為作戰指揮不可或缺的技術手段。

一體化指揮信息系統依靠先進的信息手段,能夠實現信息的全維獲取、信息的實時傳遞、信息的網絡共享和信息的智能處理。一體化指揮信息系統突破了單一兵種、單一業務、單一層次和單一功能的建設模式,采用共同的信息制式和標準,解決了傳統指揮信息系統條塊分割、上下脫節、重復建設等問題,使指揮信息系統真正達到個要素、各部門、各軍兵種互聯互通、數據共享、高效運轉。

二、一體化聯合作戰指揮系統整體功能的新要求優越、完善的系統功能是所有系統分析、規劃和建設活動的出發點,也是最終目標。隨著作戰環境與作戰樣式的改變,一體化聯合作戰對指揮系統的整體功能也提出了新的要求。

1、可靠的戰場生存

指揮系統的生存是作戰指揮的根本保證。信息化條件下的聯合作戰,指揮系統已經成為打擊的首選目標如何提高指揮系統在復雜條件下的生存能力,保證作戰指揮 的持續性與穩定性,顯得尤為突出。一是指揮實體的生存。指揮實體是指揮能力的存在基礎。信息化條件下指揮系統的暴露特征異常明顯,沒有周密的防護措施,在“發現即摧毀”的現代戰爭中將難以生存。美軍“五環打擊理論”的第一環便是包括指揮、控制和通信系統的“指揮環”。在海灣戰爭中,美軍用戰略轟炸機摧毀了巴格達的伊軍指揮機構、C3I系統,
以及防空系統等20個重要目標,經過38天10余架次,近10萬噸炸彈的轟炸,基本摧毀了伊拉克的戰爭體系。

美國
地面部隊僅僅經過了100小時的地面戰斗就結束了戰爭。指揮系統的生存防護,是信息化條件下防御行動的重中之重。二是指揮能力的穩定。信息技術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信息手段的廣泛運用使得指揮系統的指揮效能倍增;另一方面,信息設備的易受干擾性和脆弱性,使得指揮系統的穩定性容易受到影響。信息化條件下,針對指揮系統的攻手段除了破壞指揮系統物理結構的硬殺傷外,還有以使指揮系統喪失指揮能力為目標的軟殺傷,包括針對指揮人員的心理戰、輿論戰,針對指揮信息系統的電子戰、信息戰。面對各種軟殺傷手段,一體化聯合作戰指揮系統必須具備有效的自我防護能力,保持指揮能力的穩定。

2、高效的信息處理信息技術在軍事領域的運用,對作戰指揮與作戰行動產生了巨大的推動作用。但考察信息技術的發展現狀,容易發現,就延伸人的信息功能的效果來看,信息獲取技術和信息傳遞技術的發展水平一直要遠遠高于信息處理技術的水 平。信息技術各個領域之間發展水平的高低之分,就帶來了信息能力的不平衡性,從而導致軍隊信息搜集能力增長大大超過了其信息處理能力的增長速度。在海灣戰爭地面行動的頭30個小時內,美軍第一陸戰隊遠征部隊的指揮機構就收到了130萬份電子文電。指揮官通常要花很多的時間在他所獲得的文電海洋之中尋找所需要的關鍵數據。過去是缺乏信息,而現在則是面對洶涌泛濫的信息洪流而無法高效快捷地享用信息。信息泛濫不僅會導致信息丟失,而且還會增加不可靠、不相關、模棱兩可和相互矛盾的信息,進而增加處理和判斷的復雜性。美軍的研究結果表明,信息越多則定下決心的難度越大。因為信息越多,關于判斷和行動選擇的余地就會增大,因此做出決定的難度也就會越大。作戰指揮系統實質上就是一個以信息獲取、存儲、處理、傳遞為核心的信息系統,一個通過信息運作控制指揮對象行動的控制系統。作戰指揮系統信息處理能力的強弱,直接影響到作戰單元對戰場態勢的反應速度,進而影響戰爭進程。一體化聯合作戰階段,戰場空間的不斷擴大,戰爭持續時間逐漸縮短,戰爭節奏快、強度大成為戰爭的主要特點。其作戰指揮所必需處理的信息量遠遠超過了以往任何一場戰爭。加上現代作戰的精確化程度的提高,使現代戰爭中所需信息處理的準確性和時效性要求空前提高。在伊拉克戰爭中,美軍通過高效的信息處理系統,可以對偵察衛星、電子偵察機、無人機和地面情報人員得到的信息進行快速的分析和處理。美軍指揮官每幾分鐘就可以收到一份新的戰場態勢報告,從而能夠對戰場情況的 快速變化做出迅速的反應。美海灣戰爭中要花2天時間才能完成的對目標的偵察評估和打擊準備縮短到伊拉克戰爭時的十幾分鐘。高效的信息處理能力,使得美軍牢牢地掌握著戰場信息優勢,進而也就掌握了行動優勢。

3、實時的動態重組動態重組能力是一體化聯合作戰對指揮系統整體功能的要求。近乎實時地實施快速、高效的動態攻防行動是一體化聯合作戰為顯著的本質特征。信戰場上,作戰節奏加快,戰場情況復雜多變。未來信息化作戰部隊采用模塊式的作戰編組,根據作戰任務的不同和作戰環境的改變來動態組合。指揮系統要能夠適應不同的作戰環境與作戰任務對不同戰場情況迅速做出反應,并能對不同的指揮對象實施有效的指揮控制。這對作戰指揮的彈性和靈活性提出了更高的標準,要求作戰指揮系統具有很強的可組合性,支持“即插即用”式的指揮方式。指揮系統要素之間的聯接方式要具有靈便的可調整性和可重組性,能按作戰任務和環境重新調整或組合,構成新的指揮實體,以滿足作戰指揮的需要。

三、一體化聯合作戰指揮系統組織結構的新形式系統的整體功能取決于系統內各要素相互關系的狀況。如果要素之間的相互作用處于同步協調的狀態,產生要素之間的功能疊加或者互補,整體功能就會超過部分之和??梢?,指揮系統的內部結構決定著指揮系統整體功能的發揮。指揮系統必須采用與一體化聯合作戰指揮系統整體功能相匹配的 系統結構,才能滿足一體化聯合作戰的要求。

1、橫寬縱短———扁平化的系統體制一體化聯合作戰指揮的特點,要求指揮系統建立橫寬縱短、扁平網狀的指揮體制。指揮體制受指揮手段發展水平的制約。傳統指揮手段落后的信息處理能力與信息傳輸能力,限制了指揮系統的直接指揮能力,因而只有采取樹狀的縱長型指揮體制,依靠指揮層次的增加與指揮流程的增長來擴展指揮系統的指揮能力。這必然降低了指揮效能。信息化指揮手段的采用,大大提高了指揮系統的信息處理與傳遞的能力,相應指揮層次的指揮能力極大地擴展,可直接指揮的對象數量成倍增長,指揮跨度明顯增大。指揮體制要隨著指揮節奏的需求而改變。一體化聯合作戰是一種高速度、高節奏的全新戰爭。高節奏的作戰形式需要有高節奏的作戰指揮與之相適應。一體化聯合作戰指揮是依托信息的流通實現的,指揮節奏取決于信息閉合環路的長短。這個環路主要由指揮層和指揮流程決定。要提高指揮節奏就必須改變傳統的指揮體制。采用扁平化的指揮體制,能夠有效地簡化繁瑣的指揮程序,減少信息流通的層次,以充分發揮信息化指揮手段的指揮效能。

2、聯通一體———開放式的組織結構一體化聯合作戰指揮的特點,需要指揮系統建立一種聯合一體、開放式的結構模式。指揮系統組織結構的一體化,是實現互聯、互通、互操作的物質基礎。與傳統條件下相比,信息化條件下作戰的一個根本變化,就在于作戰力量不再是來 自于彼此分離、相互獨立、不同性質與能力的戰斗單元之間的線性累加,而是來自于建立在信息互聯、互通、互操作基礎之上,由不同戰斗力單元在指揮信息結構一體化基礎上新構建的、統一、互補的作戰系統整體功能的發揮,是作戰體系之間發揮1+1>2的系統能力整體對抗的基礎。聯通一體的組織結構使得指揮系統具有開放性的特點,可隨機調整組合形式,靈活性和自由性較大。由此便可實現指揮系統的動態重組功能,支持動態靈活的指揮方式。指揮系統也不會因為某個節點或者某條線路遭到破壞而癱瘓整體,其生存能力和指揮能力的穩定性都會有很大提高。

3、綜合集成—
—集約化的組合方式一體化聯合作戰指揮系統綜合集成的組合方式是一體化聯合作戰的內在要求。傳統的作戰指揮系統,各組成部分相互獨立,條塊分割,對信息的順暢流通造成了一定的影響。一體化聯合作戰要求打破指揮系統的傳統分割,對自成體系、功能獨立的分系統,包括信息獲取、信息傳遞、信息處理與決策、信息反饋與控制等分散的單元按照一體化聯合作戰指揮信息流程優化的要求進行重組。綜合集成并不是簡單地把各種節點聯入網絡,也不是單純地增加指揮系統的規模和復雜性,而是在小規模、低復雜性的基礎上實現對資源的重組與整合。并從整體優化、總體效益的目標出發,將這些已經成為子系統的有機整體,在更高層次、更大范圍、更大規模上構建更大的系統,達到整體協調與性能優化的目的。

上一篇:部隊戰斗力評估系統
下一篇:戰斗后勤保障評估系統

QQ客服熱線
日本免费高清在现视频_日本免费最新高清不卡视频_日本无码亚洲一区中文